8岁蘑菇街终于熬到上市,但市值仅为3年前的一半
2018-12-07 11:10:08
  • 0
  • 0
  • 6

作者:龚进辉

昨晚,创立近8年的蘑菇街正式登陆纽交所,证券代码为“MOGU”,此次IPO共募集6650万美元(4.57亿元)。蘑菇街开盘报12.25美元,较IPO发行价14美元下跌12.5%,盘中一度大跌逾15%,收报14美元,持平于发行价,市值14.97亿美元。

无论是募集资金还是市值,蘑菇街实际表现都与传闻、自身预期有一定差距。双11前夕,蘑菇街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申请文件,申请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拟筹集最多2亿美元资金,这与半年前盛传的计划融资5亿美元相差甚远。

1个月后,蘑菇街仅募集6650万美元,只完成目标的1/3,可见投资人对其前景并不看好。募集资金大幅缩水,连带影响蘑菇街的市值。上市前夕,彭博社曾报道,蘑菇街有意下调IPO估值至20亿美元,不仅只有半年前估值的一半,甚至不及2016年初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新公司的估值,彼时估值达到30亿美元。

如今,蘑菇街股票发行价定在指导区间14-16美元的底部,即14美元,市值仅为15亿美元,比20亿美元还低,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其实,蘑菇街在资本市场不受待见在意料之中,因为其营收、用户增长等关键指标并不出色,想象空间十分有限。

营收方面,蘑菇街收入主要来自营销服务、佣金抽成和其他收入三大板块,分别指平台上的资源位营销服务收入、平台上商家交易额的提成(比例介于0-20%)、平台为商家提供的创新类技术服务等。

2018财年(2017年4月1日-2018年3月31日),其营收为9.73亿元,同比下降12.3%,三大板块营收贡献占比分别为49.0%、42.8%、8.2%,收入下降主要由前两项造成,即营销资源位销售、商家交易额双双下滑,分别下降35.6%和28.0%。

其实,营销资源位销售与商家交易额紧密关联,商家砸钱推广积极性下降的背后是蘑菇街辐射用户量的减少,营销力度被削弱自然使商家成交的概率降低。因此,蘑菇街资源位营销服务收入大幅下降是个危险的信号,直接反映出其用户增长陷入瓶颈。

用户增长方面,2017年9月30日前12个月与2018年9月30日前12个月相比,蘑菇街月活从6200万增加至6260万,活跃买家从3170万增加3280万。两次对比仅相隔短短半年,蘑菇街用户增长从千万级滑落至百万级,增速明显放缓。隐忧浮现,代表其从内容生态(购物直播、视频购)、小程序挖掘流量红利已呈现可能陷入瓶颈的端倪。

或许你会好奇,蘑菇街经营数据乏善可陈,上市难获资本市场青睐,获得理想的市值(事实证明的确如此),为何要执意推动上市?答案很简单:缺钱。招股书显示,蘑菇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财年、2018财年分别净亏损4.761亿元、4.202亿元,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上半年调整后净亏损1.857亿元。

乍看之下,蘑菇街净亏损不断收窄是个利好,但别忘了其营收也在下滑,或与压缩成本有关。当然,蘑菇街截流并非不好,但如果一味截流而无力开源,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其发展格局,其需要在扩大规模和减少亏损之间作权衡。

鉴于蘑菇街短期盈利无望,提前储备充足弹药势在必行,而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8.915亿元,按照每年烧4亿元的速度计算,如果没有新融资进入,蘑菇街最多只能撑两年。而上市募集4.57亿元真的不算多,也只能为其短暂续命1年,处境依然不容乐观。

因此,蘑菇街的当务之急是加紧盈利,最理想的状态是开源、截流齐发力。如果开源无法获得实质性进展,加大截流力度也未尝不可。不过,蘑菇街截流会面临新的课题,除了砍掉不必要的开支,截流的正确姿势是技术创新带来效率革命,而前期技术研发投入是笔不小的开支,而且短期内很难使营收产生质变,蘑菇街面临艰难取舍。

在强敌环伺的电商江湖,随着阿里、京东加大对时尚板块的重视,时尚电商这一故事无法确保蘑菇街偏安一隅,其不仅需要拿出更强有力的手段来拉新、留存,比如渠道下沉,还得具备长期投入技术的魄力,用技术来改造时尚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尤其是提升供应链效率。

上市不是段子所谈论的“走上人生巅峰”,而是新征程的起点,未来蘑菇街仍面临诸多挑战,且行且珍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