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教育陈昊:一个擅长甩锅的好“演员”
2020-10-25 19:31:22
  • 0
  • 0
  • 0

作者:龚进辉

2015年1月,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发微博大骂跑路的教育机构,“创业再难也不能坑老百姓、坑员工,这些跑路的,从逃避责任那一刻起也判了自己死刑,害人害己。”5年9个月后的今天,一语成谶,他快活成了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

最近,创办21年、在全国拥有1000多家校区的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一群退费无门的家长、拖欠薪资的老师和员工聚集在优胜教育总部讨说法,敢做不敢当的陈昊避而不见,只通过直播的方式回应各方关切。

我大致看了陈昊的直播,最大的感受是虚伪,尤其当我看到他情绪激动几度落泪,真佩服他演技精湛,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就事论事的话,陈昊很多说法都站不住脚,用“满嘴谎言”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甩锅给疫情

在谈及公司陷入危机的原因时,陈昊表示,疫情期间公司受到影响,却没有裁员也没有降薪,运营成本比较高,现金流是以前的1/3。在没有裁员和降薪的情况下,欠了员工多则4个月少则半个月的工资,导致员工不满进行维权,本次事件因规模较大导致爆发。此外,疫情期间加盟商甩锅,累计约有70-80家加盟商甩锅,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

明眼人都看得出,陈昊在赤裸裸甩锅给疫情。不可否认,疫情给教培业带来不小的冲击,优胜教育也无法幸免。但令人不解的是,2003年非典时期其活得好好的,经历过非典大考后,优胜教育应对市场突发事件,理应具备一定抗风险能力,纵使今年疫情比2003年更为严重,也不至于兵败如山倒,面临大规模停摆。

其实,优胜教育的危机,并非直到疫情蔓延后才开始浮现,早在疫情之前就有所征兆。去年4月,优胜教育上海八佰伴校区开始出现退费问题,此后上海其他校区退费难、欠薪等问题接连出现。据家长反映,自己拨打优胜教育总部电话,对方称“上报,明天回复”,但后续一直没有下文,时间一长再也打不通电话。

二、不降薪被打脸

陈昊表示,疫情期间,优胜教育坚持不裁员、不降薪,结果遭到一众老师啪啪啪打脸。有老师透露,优胜教育会想尽办法让一些老师主动提离职,这样就不用给经济补偿,降薪现象同样存在,高三学生课时费从120元降到90多元。

也有愤怒的老师痛批陈昊故意装老好人、胡说八道。疫情之前,优胜教育工资发放就不准时,签合同、发工资的公司主体经常变。疫情期间,没有底薪、没有社保,且课时费打折,若没上满规定课时,自动转为兼职。

事实上,不按时发放工资并非疫情期间特例,而是优胜教育的一贯做法。一老师爆料,自己入职优胜教育两年半以来,从未按照合同约定日期拿到过工资。此外,优胜教育欠薪并非最多只有4个月,很多老师从今年3月、4月起就没有足额发放工资。

三、钱到底去哪了?

教培业普遍采用预付费模式,优胜教育也不例外,其课时费相对便宜,但销售课时包时间跨度较长,通常长达一两年(违反“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费用”这一新规),导致家长实际支付总价较高,少则七八千,多则上万甚至十几万。按理来说,优胜教育不差钱,为何会陷入资金缺口严重的窘境?

换言之,优胜教育的钱到底去哪了?面对这一灵魂拷问,陈昊在直播中避而不答,迄今一句未提,只是强调优胜教育犯了很多错误。比如,2018-2019年发展过快,全国近半数校区因不符合国家规范,被迫重新选址装修,资金大量消耗;为减少负面影响,曾启动绿色退费通道,也影响现金流。

不过,家长并不买账,纷纷质疑陈昊在避重就轻、转移话题。对了,他关于加盟商的表态也自相矛盾,从去年开始,优胜教育多地加盟商因经济压力,将学校甩给总部经营,以直营店形象示人,疫情期间甩锅加盟商更是达到70-80家。不过,今年4月,陈昊在回应欠薪、退费难时,却表示涉事门店是加盟商,并非直营店,总部与加盟商彼此财务独立,且总部已接近处理完毕。

话说,面对优胜教育目前具体资产负债情况和大量预收款去向这两个核心问题,陈昊只字不提,反而强行甩锅给疫情、加盟商、员工(指责有些员工为讨薪撺掇家长退费、罢课),并一味强调自己不会跑路,直言有5000万元北京地区就能解决,有1亿元全国就能完全解决,这如何让人信服?

我很好奇,在优胜教育陷入全面停摆、总部人去楼空后,甩锅专业户陈昊是否认真反思过个中原因和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没有的话,那我替他反思,我总结,优胜教育主要犯了三个致命错误:

一、违规经营

2017年9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明确规定:营利性的培训公司(营利性民办学校)必须拿到有培训经营范围的“营业执照”和“办学许可证”,两证齐全才真正拥有办学资质。不过,优胜教育所属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涉及的经营范围仅与教育咨询有关,而教育咨询并非教育资质。

这意味着,陈昊不具备办学资质,他开办培训学校的行为涉嫌非法经营,而且违规经营成为常态。因此,你会看到,在南昌、南京、沈阳等地,先后发生过多起优胜教育非法办学被取缔的案例。半个月前,南昌优胜教育朝阳分校因无证办学而被叫停。

二、激进扩张

2018年,优胜教育在全国展开大规模加盟商招募,开出“年回报最少10%”这一诱人条件,即投资人加盟后无论是否赚钱,一年后都能将分支机构再卖给总部,且回购金额为投入成本的110%。这显然不符合教培业收益规律,在续班率、续费率和转化率三大指标均表现出色的情况下,教育培训机构最快5年才能回本,1年回本且盈利10%绝不可能。

众所周知,教育培训机构向来是重资产,但优胜教育画风截然不同,以品牌和管理输出的方式进行加盟,从而实现轻资产运营,固然抢占市场速度飞快,但也带来不小的隐患。最显而易见的是加盟商只能同甘不能共苦,他们通常抱着挣一笔快钱的心态,一旦未达到预期,将及时撤出止损,这也就解释了为何疫情期间加盟商甩锅给总部的现象频频上演,而所有投入和损失只能由优胜教育自己承担。

三、管理混乱

优胜教育整个体系偏向销售,管理人员大多是销售出身,甚至老师也被要求学习销售话术。今年3月,陈昊透露,优胜教育已采取“全员营销”等手段应对现阶段困难,看似是自救举措,实则暴露出自身真的遇到困难。要知道,优胜教育养着一大批销售人员,竟然要求老师直接参与销售,并与业绩挂钩,此举明显不合常理。

销售导向不是不好,前提是教学质量过硬,但事与愿违,优胜教育老师招聘培训和教研体系有待完善。一方面,老师招聘培训把关不严,老师招聘门槛低,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的人也录用,新老师入职后完全没有培训,只能效仿带自己的师父;另一方面,教研体系不合理,优胜教育没有一套自己的教研系统,更没有完善的教育服务商业模型,教学效果主要依赖于老师能力。

说白了,优胜教育本质上干的是中介的活,左手老师右手学生,重心放在学生端,即想方设法吸引家长缴费和续费,却对老师端的重视不够,无法体现自己作为教育培训机构的专业性和稀缺性,核心竞争力堪忧,注定走不远。

三个致命错误为优胜教育发展埋下巨大隐患,受挫、陷入困境是迟早的事,疫情只不过加速其衰退进程,才会在近期上演大崩盘的凄惨一幕,且短期内注定翻身无望。而优胜教育之所以在爆雷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作为一把手的陈昊难辞其咎,直播时流泪有刻意博同情的嫌疑,一副惺惺作态让人作呕,难怪有家长怒斥他在演戏,可以得“最佳奥斯卡”。

值得注意的是,优胜教育全面爆雷前夕,即10月14日,其紧急更换法人,由陈昊变更为他母亲唐芳琼,加上从去年底开始,陈昊陆续注册多家新公司,包括天津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天津海思科技有限公司、天津优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此举引发多方质疑,难不成他准备“金蝉脱壳”?

对此,陈昊解释称,优胜教育法人变更为母亲,是担心一旦自己被劳动仲裁,没法贷款,即便不再担任法人,自己还是公司最大股东。不过,他的解释并未打消外界疑虑,有人认为,陈昊在体外注册公司,由这些公司将核心教师的薪资转移,将这些教师资产转至体外企业控制之下,这是要跑路的节奏,试图全身而退。

尽管陈昊再三强调自己不会跑路,一定会坚持到底,但我并不相信。原因很简单,姑且认为他说的5000万元解决北京问题、1亿元解决全国问题属实,但这并非积极表态,相反折射出一个扎心事实,让人对优胜教育的未来不抱任何希望。

一方面,说明优胜教育背后缺乏资本背书,大股东陈昊持股比例高达85%,潜在收购方*ST金洲是否具备足够支付能力存疑,今年前三季度亏损20-26亿元。换个角度看,如果优胜教育真的找到靠山,那不至于拿不出1亿元救命钱。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如陈昊所说,只需1亿元就能使优胜教育脱困,那现在能够接盘的教育培训机构起码有10家,为何他翘首以盼的白衣骑士迟迟未出现?

或许,就像陈昊习惯性甩锅给他人,淡化自己犯的错一样,他低估了优胜教育转危为安所要付出的代价,1亿元终究还是杯水车薪。业内人士预估,优胜教育资金缺口比陈昊说的要严重得多,至少10亿元。尽管眼下他在想方设法自救,但可以预见的是,在缺乏救世主的情况下,优胜教育这个烂摊子难见起色。

种种迹象表明,优胜教育危机全面爆发前,陈昊昏招频出,一步错步步错;爆发后摇身一变成为擅长甩锅的好“演员”,他的不作为,让人既寒心又绝望。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他能主动扛起责任,不要做自己曾鄙视的害人害己的跑路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