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当阿里人的这5年
2020-03-28 21:01:24
  • 0
  • 0
  • 1

作者:龚进辉

知名音乐人高晓松与互联网的缘分不浅,曾在搜狐、新浪等互联网公司待过,但都没有在阿里任职时间长,因为阿里为他提供了最适合施展个人才华的大舞台,既活出自己,又追求抱负,真正做到气定神闲。

2015年7月,阿里成立阿里音乐集团,高晓松加盟并担任董事长。最近,他在直播中谈及加入阿里的原因,“是想尝试一种别样的人生,因为没经历过。自己还没毕业就发财了,然后一直就没有上过班,所以就说跑到一个大集体里,适应一下这个集体什么样,结果还挺有意思。”

讲真,高晓松加入阿里的动机既让人羡慕,又挺扎心和气人。说白了就是土豪随便上个班来打发时间、找点乐子,反正又不指望升职加薪,纯属玩票性质。不过,等到他适应了阿里大家庭的文化和使命之后,发现很有意思,一待就是将近5年,成为其职业生涯浓墨重彩的一笔。

注意,这里的“有意思”不仅仅指趣味性,还包括挑战性、创造的价值、承担的责任。这源自于高晓松不断刷新对阿里的认知,也在这一过程中改变自己、证明自己,并非挂个闲职,而是认真当个阿里人、努力做好本职工作。

事实上,高晓松当阿里人的这5年并非一帆风顺,在阿里音乐董事长位子上只干了短短1年便退下来。一方面是出于阿里大文娱战略布局的调整,另一方面是他确实没拿出像样的成绩,被外界质疑“只懂音乐不懂商业”。

高晓松曾反思,自己在阿里音乐做了一个错误决策,就是把天天动听改造成一个被用户认为“四不像”的阿里星球。2016年,他卸任阿里音乐董事长,基本宣告成为企业家的梦想破灭,但并未气馁而离开阿里,反而在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的新岗位上如鱼得水,尽情发挥自身专长,在为阿里贡献应有力量的同时实现个人价值。

高晓松在阿里二次出发,全面负责阿里大文娱的国际战略。准确来说,他是以挂职身份来牵线搭桥、撮合资源、献言献策。“我做更紧密的门客,门客分很多种,有陪吃陪喝,也有献技的门客,也有荆轲这样的门客,你养我,但是最终我为你卖掉这条命。”

因此,你会看到,为阿里系产品站台吆喝成为高晓松的日常工作之一。他曾为高德、钉钉等“代言”,也晒过支付宝账单,意在利用自己的个人影响力来花式吹捧阿里。

比如,高晓松曾在钉钉发布会上夸阿里是自己见过最大的自驱力企业,因为身为阿里高管,根本就不需要管理,反倒是员工经常管理着自己。他还谈到了阿里的花名文化,直言这种平等的称谓也是自驱力的来源,而自己取花名的经过简直是一把辛酸泪。

阿里花名一开始是以金庸等武侠小说的人物名为主,比如马云花名风清扬、张勇叫逍遥子。随着员工数量的急剧增加(离职员工花名保留),取花名几乎成为阿里每一个新员工入职第一件头疼的事。2015年,高晓松加入阿里时工牌编号已排到10万+,取花名被HR两次否决。

“绝大部分小说中的名字都被用了,我一开始想用田伯光,HR姐姐说这个人物有点负面。”高晓松解释道,其实田伯光后来改邪归正了。“田伯光不行,那就瘦头陀吧,这也被HR姐姐否决。”无奈之下,“我最终决定叫——‘矮大紧’,和我的高晓松正好是反义词。”

除了花时吹捧阿里,高晓松还热衷于与老板马云频频打交道,和老板开会、给老板作曲、给老板列书单、陪老板做公益,甚至还要成为老板插科打诨的对象,他忙得不亦乐乎。

高晓松透露,和马云开会有意思,不浪费时间,“他是一个非常有能量密度的人,不像之前在文娱圈,大家闲聊五个小时也没聊出啥正事,但在这个领域里,大家还是很高效的。”

2017年双11,高晓松为马云主演的微电影《功守道》创作同名主题曲,并找来天后王菲与马云合唱,等到完成后,高晓松一个劲猛夸马云,“我觉得差不多了,他还觉得不行。”这还没完,当时马云不解为何王菲声音比自己大,高晓松的回答非常睿智,既答疑解惑又拍马屁于无形。

“你俩声音其实一样大,但王菲的声音更有感染力,这是老天爷赏饭吃,就和你演讲、看人能力一样。”高晓松说道。其实,不少网友曾质疑马云唱歌跑调,节奏貌似也不太对,但高晓松一直给他打气,“你唱得好大家不高兴,但是你唱得不好,大家都很高兴。”

在闲暇之余,喜欢看书的高晓松还为马云列书单。他曾透露,之前马云一年要读1000多本书,于是高晓松在每年年初都列了1万本书的书单。其中,他向马云强烈推荐4本最重要的必读书,即王小波的《万寿寺》、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戴蒙德的《枪炮、病菌与钢铁》。

这4本书不仅语言不同,题材也都不同,“如果仅仅有四本书的时候,这四本书是一定要看的,一个是了解我们是从哪里来的,知道我们是谁,还有我们要去哪里。”高晓松表示。

此外,很多场合都能看到高晓松与马云同框出现,彼此形影不离。比如,每年年初举办的马云乡村教师颁奖典礼,高晓松都会出席;“桃源里自然中心”开学第一堂课,高晓松化身自然老师与马云一起给学生们上课;马云旗下“HHB音乐酒吧”开业时,高晓松也前来捧场;去年天猫双11晚会后台,高晓松引荐巨星霉霉给马云认识......

或许是双方关系极好,好到高晓松免不了被马云拿来调侃一番,“其实我觉得高晓松也不是口才好,他的知识的各种结构乱七八糟”、“我不像高晓松可以考进清华,但我现在成了清华的顾问”,以及“长得越丑越有才华,你看我和高晓松、宋小宝”。坐在台下的高晓松听后并未生气,而是和其他人一样哈哈哈大笑。

当然,商业互吹并非完全是利益驱动,更多是高晓松出于对阿里人身份的自我认同。无论是为阿里系产品摇旗呐喊还是与马云各种良性互动,他确实与阿里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高晓松曾感慨道,“去了阿里才知道,马云有多了不起”,我相信这是他在阿里工作许久后的真情流露,而不是世俗眼中的溜须拍马。

依稀记得去年2月底,高晓松参加开了一整天的阿里高管年会,并主持了阿里组织文化论坛这一重要环节,网上却传出他离开阿里的消息。原来,高晓松卸任阿里音乐法人,并退出该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备案,这一调整引发外界联想。高晓松忙完后在微博上辟谣,“我不会离开阿里,未来也不会离开。”

与其说高晓松在澄清事实,不如说他在借机向阿里深情告白。因为未来充满太多不确定性,只有对公司爱得深沉的人,才会许下“未来也不会离开”这种笃定的承诺,境界远超那些为工资而上班、抱怨996的普通员工。

对了,原计划在去年阿里20周年出版的《阿里传》,在五易其稿后确定将在今年问世,作者不是擅长商业观察的业界知名记者,而是出自阿里人高晓松之手,以内部视角还原阿里20年的成长进化之路,更真实更有穿透力,想想还真有点期待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