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爆雷后连累小鹿茶,上百个合伙人进退两难
2020-05-08 17:52:18
  • 0
  • 0
  • 0

作者:龚进辉

上个月,红极一时的瑞幸因财务造假而成为众矢之的,外界关注焦点都放在其未来命运走向上,鲜少关注瑞幸旗下新式茶饮品牌小鹿茶。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瑞幸陷入至暗时刻后,小鹿茶显然无法置身事外,它的日子也不好过。

与瑞幸爆雷后引发挤兑式消费一样,小鹿茶也享受到短期内订单激增的好处,生意比以往更好,单日杯量翻倍甚至更高。一方面,出于对小鹿茶前景的看衰,用户急于用完手中尚未使用的优惠券;另一方面,天气开始变热,用户对茶饮的需求大幅提升,季节性消费对小鹿茶来说是一大利好。

不过,挤兑式消费只是昙花一现,待用户热情冷却后,小鹿茶合伙人终究要面对一个灵魂拷问:瑞幸爆雷是否会波及到小鹿茶?或者准确来说:受到牵连的小鹿茶到底能走多远?

其实,他们心里比谁都明白,瑞幸深陷财务造假危机,当然会影响到小鹿茶,只不过目前影响较小,小鹿茶在这场风暴中暂时是安全的,但未来就不好说。因此,有部分小鹿茶合伙人成天提心吊胆,非常害怕但不希望瑞幸破产。

简单介绍下小鹿茶,其是瑞幸在去年7月推出的新式茶饮品牌,由当红小鲜肉肖战代言,主要面向二三线城市。不同于瑞幸的直营模式,其以“新零售合伙人模式”进行扩张,号称“0加盟费”,只与合伙人进行收入分成。具体来看:

合伙人负责租店和选址、装修和门店运营,包括人力、水电等,包揽大部分成本。而瑞幸提供品牌营销、客户、设备和供应链(原料采购、仓储、配送),并负责产品开发、培训人员,定期指派督导到门店检查。值得一提的是,瑞幸会在前期帮助合伙人选址,目的是确保门店经营尽快步入正轨,自己能从中获取分成。

尽管小鹿茶一直标榜新零售合伙人模式的创新之处,但与传统加盟模式并无本质区别,这不就是常见的商业特许经营吗?别看新零售合伙人模式无需加盟费,但合伙人需要缴纳5-30万元保证金,3年合约到期后可退回,并采用收入分成。说到底,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事实上,目前大部分开业的小鹿茶门店是在去年11月至今年1月开设,合伙人前期投入已砸下去,由于营业时间较短,并未进入经营正轨,仍处于摸石头过河的培育期,求稳成为第一要务。

不过,这个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他们沉重一击,因为线下经营几乎陷入停滞状态,而线上薅完首杯免费羊毛的用户不再光顾,吸引的新客又十分有限,这极大打击了小鹿茶合伙人的信心。好不容易等到4月线下门店重新营业,又遇上瑞幸爆雷这一记重击,使他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内心五味杂陈,看不到希望。

继续做的话,瑞幸成为最大变数,即未来瑞幸能否撑得住,将直接决定小鹿茶能走多远,进而影响合伙人生意的成败。目前来看,小鹿茶的处境并不乐观。

一方面,小鹿茶的推广并不理想,截至去年年底,加盟商共有300个,申请2020年开店的则超过500人。瑞幸爆雷后,小鹿茶合伙人招募已暂停,这一消极调整真实反映出瑞幸自身难保,根本无暇顾及小鹿茶,小鹿茶连现有的上百个合伙人都无法一一帮助渡过难关,怎么可能惠及更多合伙人?

同时,受此影响,小鹿茶供应商的合作信心也难免产生动摇,不愿意提供有账期的原料,将导致瑞幸现金流压力加大,后者本身就因巨额赔偿而焦头烂额,怎么可能腾出手来因应小鹿茶的变故。这意味着,合伙人面临原材料断供的潜在风险,自己又缺乏采购经验,日常经营受到冲击在所难免。

另一方面,小鹿茶吹得神乎其神的新零售合伙人模式存在严重缺陷,即合规风险高。其实,在推广早期,为了吸引合伙人投资,小鹿茶曾在一二线城市开设多家直营店作为样板,但目前已全部停止营业,运营周期不到半年,此举违反了相关法规要求。

《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七条明确规定,“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至少2个直营店,并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这意味着,小鹿茶并不具备成为特许经营者的资格,却违规从事特许经营,随时面临罚款等行政处罚,而命悬一线的瑞幸根本无力承担,可能到头来得由合伙人代为受罚。

不继续做的话,小鹿茶合伙人可以在合同期内更换品牌,比如换成瑞幸或其他奶茶品牌。鉴于瑞幸已身处险境,合伙人对其避之唯恐不及,怎么可能会轻易入坑?要知道,现阶段经营瑞幸只有高风险和高度不确定性,没有任何希望可言,生意能做多久都是个未知数。

如果换成一点点、COCO等奶茶品牌,小鹿茶合伙人也未必能轻松玩转,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加盟门槛高。不仅入场费高得吓人,动辄几十万让加盟商压力山大,而且对加盟商的软实力也有硬性要求,包括具有一定的餐饮管理经验、在当地有一定的资源等。

不难看出,小鹿茶合伙人想要转向经营一点点、COCO,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和资源,回本周期也无形中被拉长,日常经营压力更大,单日杯量、营业额只许高不许低。更为扎心的是,一旦3年期满,合伙人能否沿用此前的优质选址,还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种种迹象表明,小鹿茶只是看起来很美好,去年底大肆招商时,外界看到的更多是其优势,今年在疫情黑天鹅和瑞幸爆雷的双重打击之下,其劣势被暴露无遗,让合伙人忧心忡忡,不仅担心眼前生意好不好做,更在乎生意能否持续做下去。

我认为,小鹿茶合伙人可能跟着遭殃的根本原因,在于小鹿茶自身抗风险能力极差,其与瑞幸高度关联,后者陷入危机后,小鹿茶基本丧失可转寰的余地,自救根本无从谈起,经营风险被迫转嫁给合伙人,而合伙人并无太多可行的应对之策和翻身筹码。

不得不说,这届小鹿茶合伙人太难了,越早入局反而被坑得越惨,不幸沦为待割的韭菜,投资亏本是大概率事件,盈利甚至小赚一笔都很困难。事已至此,不能全怪小鹿茶,要怪就怪毫无商业底线的瑞幸。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