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马年销10万辆刚被狠狠打脸,沈晖又立下更激进的新Flag
2020-01-08 20:20:32
  • 0
  • 0
  • 0

作者:龚进辉

今天,威马汽车技术开放日在湖北星晖新能源智能汽车工厂举办,高调晒出了2019年成绩单:全年共销售出16876辆,并且Q1至Q3的销量占据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1.16%。

据悉,2019年前11个月,威马EX5累计交付达15355辆(上险数),成为2019年造车新势力累计交付量第一的车型,这也代表了威马的整体成绩。不过,在2019年最后一个月,威马被蔚来反超,后者以20565辆新车交付量,成为造车新势力的头号玩家。

当然,2019年威马在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二,成绩也相当不错。不过,与威马掌门人沈晖定下的10万辆年度目标相比,16876辆仅完成了16%,被残酷的现实狠狠打脸。

2018年9月底,威马EX5正式开始交付,当时沈晖自信满满地表示,威马的小目标是今年(2018年)年底前交付1万辆车,争取明年(2019年)交付10万辆。不得不说,沈晖的口气真大,但现实无比残酷,2018年威马未达标,2019年则只完成了2018年小目标多一点的交付量,与原计划相差甚远。

事实上,不光威马被狠狠打脸,蔚来、小鹏也没有完成既定年度目标,二者原计划分别交付4万辆、4-5万辆,但前者只勉强完成一半,后者前11个月累计交付量为12960辆。如此看来,造车新势力的理想与现实存在较大落差。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小鹏掌门人何小鹏对交付的一番表态,“以前我认为研发和制造很难,交付不是很难,但现在发现交付的难度远远比造出几百台要难。”在他看来,规模交付的难度比我们想象得要高。

除了交付量远远不及预期,沈晖还与美团点评掌门人王兴打起赌来,不过,貌似全程都是他一个人自嗨式表演,王兴并未予以配合。

事件起因是前几天王兴点评汽车厂商未来命运的截图在微博疯传,内容如下,“我确定理想在12家里,大概也能进下一轮~6家,再下一轮不好说,得很努力。转@水面上的猫 却睇你个最后一个3中,是理想而不是威马?转@王兴 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众所周知,王兴是理想汽车的投资人。去年8月,理想汽车完成C轮5.3亿美元融资,王兴个人领投近3亿美元。因此,在预测造车新势力谁更有前途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最看好理想汽车,甚至强过蔚来、小鹏,而这种“偏心”也可以理解。

王兴眼中的造车新势力前三甲没有威马,这让沈晖非常不服。昨天,他在微博上公开向王兴发起赌约,称非常愿意和王兴打个赌,请众网友做见证,威马一定会是Top3之一,并强调自己也看好理想汽车。

其实,无论是融资总额还是交付进度,理想汽车的确落后于蔚来、小鹏、威马,三大玩家均已交付上万辆新车,而理想ONE在去年12月才开始首批新车交付。这意味着,理想汽车想要在短期内追赶上蔚来、小鹏、威马,难度着实不小,这或许是沈晖认为威马一定可以跻身造车新势力三甲的底气所在。

沈晖对自家威马排在造车新势力前三信心满满,加上理想汽车现实处境,说白了就是暗示王兴预测不准,即威马比理想汽车更有实力、更有资格跻身造车新势力三甲。而他强调自己也看好理想汽车,更像是一句客套话,听听就好。

或许是昨天的赌约并未得到王兴响应,今天在一众媒体的见证下,沈晖再次向王兴发起赌约,连打赌条件都想好了。“如果威马在2020年的新造车势力中销量不是第一,沈晖将送给王兴一辆车,品牌不限,价格不限;若威马达成目标,王兴则要给沈晖送外卖,产品和地点自选。”

截至发稿前,王兴并未对沈晖的赌约发表任何评论,更未表明自己是否参与的态度。我认为,王兴回应沈晖的可能性较低,这场由沈晖单方面发起的赌约,自始自终或将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只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本质上是一场借机炒作的营销秀,让我见识了戏精的诞生。

这一幕与去年6月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天价午餐后“消费”搜狗掌门人王小川极为相似。当时,孙宇晨主动爆料永远忘不了当年王小川打量骗子的眼神,后来不到3年自己公司就超过了搜狗市值,人生中瞧不起你的对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铭心。对此,王小川并未正面回应,而是说了段意味深长的话,大概意思是仍然认为孙宇晨是骗子,且并不认同他所谓的“成功”。

随后,孙宇晨建议彼此放下成见,再来一场三年之约,“看看2022年6月之时,波场与搜狗市值孰高孰低?赌注一百个比特币。”“再来”一词用得“巧妙”。话说,王小川之前压根就没有和孙宇晨打过赌,波场不到3年市值就超过搜狗,这是孙宇晨自己奋发图强的结果,与赌约没有半毛钱关系,又何来“再来一场三年之约”?

聪明如王小川,他似乎看穿了孙宇晨借自己炒作的把戏,并未附和孙宇晨所谓的赌局。我相信,这回机智的王兴同样不会搭理沈晖,而是任凭其一个人尽情表演,因为一旦回(配)应(合)就正中下怀,沈晖或又来一波炒作,而王兴选择沉默,沈晖的独角戏未免会过于单调无趣,时间一久自然会消停。

我隐隐觉得,沈晖似乎沾染上“大嘴”的臭毛病,具体表现在动不动就吹牛。除了立下无比夸张的年交付10万辆的Flag,今天他不改吹牛本色,又立下更激进的新Flag,“威马要做的不仅是新造车势力的头号玩家,而且要在中国两千万多万辆的汽车市场分一杯羹,成为乘用车领域的第一梯队。”

数据显示,2018年大众集团继续蝉联国产乘用车销售第一的宝座,全年累计销售411.9万辆,同比增长2.5%。通用集团、上汽通用五菱、吉利集团、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分别位列第二至第五位。2019年威马卖出不到2万辆,就幻想跻身乘用车第一梯队,我只能说呵呵,沈晖真敢立Flag,年销量达到百万辆级再说。

不光经常立不切实际的Flag,沈晖在评价国内造车新势力共同的敌人特斯拉时也毫不留情面。去年7月,他透露,威马目标是成为电动汽车的普及者,并认为将来特斯拉会是美国版“威马”。此外,沈晖还指出威马产品和特斯拉Model 3有得一拼。

但现实是,特斯拉比威马更有资格成为电动汽车的普及者。何小鹏曾晒出一组扎心的数据,去年前三季度,中国所有电动汽车品牌总销量与美国特拉斯一家(14万辆)旗鼓相当。

由此看来,目前中美电动汽车的差距还是很大,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特斯拉成为美国版“威马”的可能性较低,而不愿成为中国版“特斯拉”的威马,似乎也没能力被外界贴上这一本身就象征实力的标签,蔚来比其更有资格摘得。

在我看来,沈晖对威马有信心是好事,但切忌不要陷入迷之自信的误区,过于高估自己而低估对手。其实,特斯拉完胜威马,不仅体现在销量上强势碾压,还体现在特斯拉成为威马碰瓷营销的对象。要知道,通常只有弱者才会靠diss强者来搏眼球,而强者根本不屑于自降身价与弱者进行对比。

去年10月,威马官微讽刺特斯拉在中国制造不等于中国制造,沈晖也发了一个嘲笑特斯拉的长图。不得不说,威马强行碰瓷特斯拉的行为太low,真心让人反感,让我对其品牌印象直线下滑。而随着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下线,威马产品是否真的与Model 3有得一拼,就看接下来几个月销量对比,我更看好真香的Model 3。

对于包括威马在内的所有造车新势力而言,2020年至关重要,窗口期正在逐渐关闭,洗牌或将加速到来。希望威马在2020年少点吹牛多点务实,且行且珍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