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吃瓜平安好医生抄袭、换帅,我更关心它何时才能盈利
2020-05-18 17:52:10
  • 0
  • 0
  • 0

作者:龚进辉

抄袭、换帅,最近互联网医疗巨头平安好医生并不太平。

5月8日,平安好医生上线了心脑监护平台——健康卫士。次日,AI初创企业雪扬科技CEO马剑飞在微博控诉被平安好医生不正当竞争,侵犯商业秘密,并详细披露了公司核心产品“安顿预警手表”被平安好医生侵权的全过程,痛批平安好医生此前的合作和考察都是套路。

对于马剑飞的指控,平安好医生回应称,“平安好医生健康卫士”产品系自主研发,在研发过程中不存在任何侵犯其他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没有任何一行技术代码源自该公司,核心芯片、核心算法也与该公司产品完全不同。”马剑飞清楚明白,光打口水战意义不大,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权才最有效。

于是,双方诉讼战开打。5月15日,雪扬科技宣布,已向知识产权法院提交起诉状和证据材料,向“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和“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发起诉讼,目前诉讼已立案,截图显示申请日期为2020年5月13日,编号为1053679。

当天,平安好医生还发生一件大事:深夜换帅。王涛被免去公司CEO,由现年47岁的方蔚豪接任。资料显示,王涛是少年天才,早年曾任职微软、金山软件,2004年加入阿里担任技术副总裁,是马云早期“五虎将”之一,2013年受马明哲董事长之邀加入平安,出任平安健康险董事长,并带领团队创建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历时1年打造国内移动医疗第一大App“平安好医生”。

接替王涛执掌平安好医生的方蔚豪在医疗科技方面经验丰富,平安内外对其评价极高。方蔚豪创建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并担任平安医疗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联席董事长、医健通医疗健康科技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等要职。

平安好医生在同一天接连吃上官司、换帅,外界难免将二者扯上关系,认为抄袭风波是王涛被下课的导火索。我并不认同这一说法,二者没有必然联系,只不过凑巧赶在同一天发生而已。

要知道,雪扬科技与平安好医生的知识产权诉讼才刚刚立案,并未进入到实质庭审阶段,孰是孰非仍是各自片面之辞,在正式审判结果出炉之前,如果王涛真的因为抄袭风波而黯然离职,那不等于变相承认理亏、不打自招,早就预料到平安好医生可能败诉。

退一步讲,即便平安好医生被判定抄袭,那也不应该轮到王涛下台,而是曾与雪扬科技接触的平安好医生首席创新官陈卫俊下台。因此,王涛离职与抄袭风波无关,更多是基于平安好医生未来发展战略而作出的妥善安排,依托平安集团“大金融+大健康”战略,对大医疗板块进行整合是当下重任,现阶段需要企业管理经验更加多元的高管,方蔚豪是合适的继任人选。

平安集团对方蔚豪寄予厚望,称平安好医生将在他的带领下,抓住互联网医疗行业的重大发展机遇,进一步打通平安医疗健康生态圈闭环。不可否认,方蔚豪领导力和业绩突出,但并不代表其执掌平安好医生后可以轻松实现躺赢,相反当下平安好医生面临四大挑战:

一、依赖平安输血

背靠大树好乘凉,平安好医生自2014年8月成立以来,就一直源源不断获得平安集团的输血,产生诸多关联交易。数据显示,平安好医生注册用户中,约49.5%来自于平安集团,健康商城内的企业客户采购,也以平安集团采购居多。曾有媒体报道,平安系内部员工被要求购买平安好医生产品。

翻开平安好医生2019年财报,也能清晰看到其极度依赖平安集团。财报显示,平安好医生前五大客户分别是平安寿险、平安产险、平安银行、平安健康险、平安普惠,2019年它们贡献的收入占平安好医生总收入的39.7%。如何摆脱对平安集团的依赖,实现自力更生,成为平安好医生终究要面对的棘手问题。

二、亏损何时是个头

财报显示,2019年平安好医生营收为50.65亿元,同比增长51.8%,净亏损虽有所收窄,但仍高达7.47亿元。其实,其成立以来就一直亏损,从未实现年度盈利。2015-2018年,公司分别亏损3.24亿元、7.58亿元、10.02亿元、9.13亿元,加上2019年亏损7.47亿元,5年累计亏损近37亿元,亏损什么时候是个头?

平安好医生之所以持续亏损,与其疯狂烧钱获客密切相关,2019年销售及营销费用为12.06亿元,与2018年的12.38亿元相比略减2.6%,但依然居高不下。2月11日,平安好医生2019年财报发布后,公司股价随之高位回落,代表投资人对其持续亏损不满,耐心终究是有限的,平安好医生何时能够盈利,成为方蔚豪避无可避的灵魂拷问,必须当作重中之重来抓。

三、核心业务存隐忧

平安好医生共有健康商城、消费医疗、在线医疗以及健康管理和互动四大板块,2019年分别贡献营收29亿元、11.12亿元、8.58亿元、1.93亿元。在四大业务中,只有在线医疗业务毛利率在稳步增长,健康商城业务、消费医疗业务毛利率分别同比下降2.7个百分点、10.2个百分点,健康管理和互动业务毛利率与2018年基本持平。

对了,别看健康商城业务贡献近六成营收,但平安好医生最核心且最有价值的业务是在线医疗,其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12.3%提升至2019年的16.9%,毛利率从40%上升至44%,这是利好的一面,但并不代表在线医疗没有隐忧。在我看来,其最大的隐忧在于在线问诊模式存在弊端,导致医生无法发挥自身应有的专业性。

财报显示,2019年平安好医生签约5381名三级甲等医院副主任医师和以上职称的医生,但他们并非全职医生,自然无法提供实时咨询,更不能和患者进行一对一交流询问,很难准确了解病人真实的病情,这为服务质量不尽如人意埋下隐患。

四、服务质量堪忧

或许你会说,如果患者觉得全职医生服务不够高效,可以找24小时在线医生,但不专业是一大硬伤,回答内容基本以程序化模型为主,问诊无法起到对症下药的效果。正是因为平安好医生在线问诊模式存在弊端,导致其付费问诊服务成为用户投诉的重灾区。

医生回复多半答非所问、言语失当,甚至出现病症和所推荐科室或医生对应不上的情况,既无法退款也不显示差评,让用户心塞不已。今年4月10日,有用户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控诉平安好医生不专业,出现误诊、无效果的情况,要求平安好医生赔偿。目前,平安好医生在黑猫投诉平台共收到242条投诉,服务质量堪忧。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期间,主打无接触的在线医疗成为香饽饽,身处其中的平安好医生跟着受益。数据显示,平安好医生平台累计访问人次达11.1亿,App新注册用户量增长10倍,App新增用户日均问诊量是平时9倍,相关视频累计播放量超9800万。

易观发布的《疫情下的互联网医疗行业观察:互联网医疗三大趋势》也指出,平安好医生成为疫情期间互联网医疗领域的最大赢家,TOP10头部厂商中,平安好医生日均活跃人数遥遥领先,是第二名的30倍,且远超2-10名总和。受此利好消息刺激,平安好医生股价较年初翻了一倍,市值突破千亿大关。

不过,如今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大有好转,前期短期内流量激增的局面无法持续,平安好医生不得不面对潮水退去的现实问题,即用户留存率和活跃度下降,到底是暴跌至疫情前的水准还是维持在可控范围内的微降,只有方蔚豪等平安好医生管理层才最清楚。

无论是哪种情况,平安好医生只有死磕产品创新,才能巩固疫情期间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但事与愿违,此次被卷入抄袭风波,抛开孰是孰非不谈,此举本身就暴露出其产品创新功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亟待提升,竟然沦落到抄袭创业公司,被外界质疑不如雪扬科技并不冤枉。

希望方蔚豪治下的平安好医生少玩虚的,堂堂正正地用出色产品和优质服务来证明自己,才能重获用户信任和认可,且行且珍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