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往事:带领荣耀开启“荣耀”之路
2020-11-18 10:00:48
  • 0
  • 0
  • 0

作者:龚进辉

昨天,荣耀被华为出售一事正式官宣,收购方为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交割后的荣耀,华为不占有任何股份,也不参与经营管理与决策。对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联合发起本次收购,华为官方将其定性为“这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行为”。

消息一出,荣耀一把手赵明微博认证从“华为荣耀业务部总裁”变更为“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代表从此荣耀开始了真正的独立之路,必须在供应链和技术创新上下狠功夫,实现自给自足,因为无法再依赖华为,新征程上面临的挑战和困难可想而知。

不过,本文不打算分析华为为何决定出售荣耀,以及荣耀独立后的发展前景如何,而是回顾下荣耀往事,不涉及刘江峰时代,主要谈及赵明治下的荣耀快速成长之路,有些内幕、细节估计你们之前都没听说过。2018年11月,华为内部刊物《华为人》刊登了赵明的一篇文章,详细披露了他执掌荣耀以来的心路历程。

赵明透露,2015年初,一条短信改变了所有既定的轨迹。短信写道,“胡总(时任华为轮值CEO胡厚崑)有急事找您,请速回电话”。随后,他致电胡厚崑,后者直截了当地说道,“董事会已经决定由你来接任荣耀总裁。”

胡厚崑还调侃道,董事会之前也有犹豫,任总(华为总裁任正非)甚至问了一句“赵明能不能放得开?”但胡厚崑打了包票,“肯定没问题。”当时,内心复杂的赵明下意识问,“为什么选我?”1小时短暂思考之后,他正式答复胡厚崑,同意接任荣耀总裁。

赵明首次以荣耀总裁身份亮相是在2015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又称“巴展”)。按原定计划,荣耀将发布荣耀X2、荣耀路由器两款新品,他在发布会的头一天才赶到巴展现场,被华为终端CEO余承东告知自己来主持发布会,这让赵明感到些许紧张,因为此前他从未向大众媒体做过演讲,更没发布过任何产品。

第二天,在登台之前,赵明脱掉西装外套、摘掉领带,只穿一件衬衫,还特意解开衬衫第二粒纽扣。他原本以为这种穿衣风格代表互联网行业的开放和自由的文化精神,没想到这粒纽扣反倒被很多同事反复拿来开玩笑。

2015年,赵明掌舵下的荣耀发展顺风顺水,成为互联网手机界的明星,当年10月便完成全年50亿美元的销售目标,提前2个月完成全年KPI,自己的年度绩效被打了个令人羡慕的A。不过,随着2015年底华为、荣耀双品牌战略的确立,荣耀从此走上独立运作之路,阵痛随之而来,且贯穿2016年全年。

赵明这样形容荣耀的至暗时刻:线下从0起步、线上天猫店拆分导致线上销售顿时下滑40%,销服部长、产品总经理等核心岗位相继换人,互联网手机时代一款产品不得不卖20个月、从2015年10月28日到2016年4月28日没有发布任何新品。

当然,在荣耀最为辉煌的2015年,赵明就已料到荣耀的潜在问题和挑战。2015年底,每当有人夸赞荣耀业绩如何骄人,他总会说,“荣耀总裁这个职位,谁愿意干,我随时让位。这不是一个好活。”因此,尽管荣耀二次创业举步维艰,2016年在公司内部备受争议,但在压力下负重前行,一步步稳扎稳打。

经历半年低谷之后,荣耀终于在2016年下半年重回舞台中心,荣耀8成为当年明星产品,荣耀6X成为双11爆款,一天狂卖几十万台,被天猫称为“狂拽炫酷”的荣耀之作。

在年终盘点时,尽管荣耀没有完成既定的高速增长KPI,赵明个人绩效被打了个B,自己却感到最安心,因为荣耀有了自己的线下渠道、自己的明星产品、自己的品牌调性,所有能力都握在自己手中。当时,他对华为领导说,“给我打C都可以,但绝不容许动我的岗位,我就是赖也要赖在荣耀总裁这个岗位上。”

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赵明坚信2017年将是荣耀彻底崛起的一年。果不其然,荣耀在2017年强势崛起,成为不可撼动的互联网手机第一品牌,好不风光。为此,任正非亲自签发《荣耀品牌手机单台提成奖金方案》内部文件,称公司宣布荣耀团队四季度发奖金,只有一个利润额要求,服务用户越多,奖金越多,上不封顶。

2017年底,荣耀真正迎来高光时刻,但并没有满足现状,停止前进的脚步,而是放眼全球,力争在海外市场再造一个荣耀,未来3年向全球前五的宏大目标发起冲击,荣耀仍在路上。这还没完,我再与大家分享赵明的两件轶事:

一、一度传出被离职

2015年2月,赵明临危受命执掌荣耀,第一年表现可圈可点,当年10月提前完成全年50亿美元的销售目标就是最佳证明。当时本该开心庆祝一场,却突然传出赵明将离职。传言这样写道,“由于华为 P8、荣耀 7、Mate S 销售未达预期,华为终端将进行年中的第二次重组。总裁赵明将像前任刘江峰一样离职创业投身互联网,接替他的会是华为终端CMO张晓云。”

传言一出,顿时引起业界关注,吃瓜群众十分好奇,赵明接手荣耀不到1年,怎么会突然离职?对此,赵明在内部邮件中予以否认,称这是一小撮别有用心之人在互联网上大肆散播的谣言,并深情表白华为,“华为是我第一份工作,我也打算将其作为我最后一份工作。”他认为,面对造谣、抹黑,最好的方式就是痛击对手、用业绩说话。

二、荣耀与小米之争

2013年底成立之初,荣耀就对标小米,对小米进行像素级模仿,尤其是营销策略紧贴小米,但小米始终没有予以回应,而是专心做好自己。2019年1月,小米正式分拆Redmi品牌,性格温和的雷军一反常态,在Redmi Note 7发布会上火力全开,全程狂怼华为、荣耀,“本来大家都相安无事,但后来友商分了一个子品牌,从诞生之日怎么low就怎么来,怼了我5年时间,我从来没有回应过。”

显然,雷军口中的子品牌就是与小米开启旷日持久竞争的荣耀。回头来看,他难得放纵一把,首次正面刚荣耀,为Redmi品牌独立之后的画风定下主基调,即全方位死磕荣耀,该diss就diss,决不手软。因此,你会看到,卢伟冰治下的Redmi疯狂碰瓷荣耀,双方互打口水战简直是家常便饭。今年3月,赵明在回应Redmi频频叫板时表示,欢迎良性竞争,但不愿搭理强行捆绑。

看到赵明回应后,卢伟冰不淡定了,第一时间在微博上逐条反击:一、Redmi历来坚持“始于产品 止于产品”,并且基于事实,不谈友商公司、品牌和个人,这不是良性竞争又是什么?二、手机行业“强行捆绑”的祖师爷应该是荣耀,并且都当作成功案例写到书里昭告天下!Redmi产品总监王腾则晒出网友总结的近年来荣耀如何成为学习小米标兵,并感慨道,“我们用他们对待我们的方式对待他们,他们居然生气了...”

结语

时移世易,计划赶不上变化,曾打算在华为终老的赵明,终究还是在加入华为的第22个年头选择离开,只不过不是他主动为之,而是出于拯救荣耀而被迫挥别,这无疑是个艰难的决定,个中不舍、无奈,甚至带有彷徨、不安等复杂情绪,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可以预见的是,少了华为这座靠山,重新出发的荣耀注定不会一帆风顺,经历至暗时刻在所难免。但天助自助者,2016年荣耀顶住巨大压力证明自己,如今照样能在压力下负重前行,开创属于自己的“荣耀”之路。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荣耀加油!赵明加油!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