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提振协同办公:钉钉、企业微信、WeLink上演三国杀
2020-02-18 23:11:47
  • 0
  • 0
  • 0

作者:龚进辉

一场始料未及的疫情,既让线下服务业很受伤,也让游戏、视频等线上生意一片欣欣向荣。随着春节后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序展开,远程协同办公需求迎来爆发式增长,钉钉、企业微信在2月3日复工第一天就经历了宕机的尴尬,也不失为一种“幸福的烦恼”。

明眼人都看得出,眼下这场疫情彻底带火了协同办公行业,加速普及进程,云视频会议、文档协同、员工管理等成为必不可少的热门应用,身处这一赛道的大大小小玩家都是赢家。与深耕细分领域的创业者相比,将云视频会议、文档协同、员工管理归于同一个入口的巨头受益更多。

这里的巨头主要指一路领跑的钉钉、企业微信,以及姗姗来迟却进步神速的准巨头WeLink。从疫情爆发到复工大潮,三者纷纷发布了优惠政策,并紧急上线了一系列针对疫情的相关服务,很快便得到了市场正向反馈:

从2月5日开始,钉钉、企业微信、腾讯会议先后冲上App Store免费App TOP 3 宝座,WeLink新增企业数达到数十万,新增日活用户数超过100万,并成为医院、高校、政府等诸多大型政企线上办公的主阵地。

事实上,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成为协同办公行业走向繁荣的契机,三巨头是共同推手,但无法成为改变三巨头排名座次的分水岭,钉钉和企业微信领跑、WeLink奋力追赶的局面仍将延续。

当然,后来者WeLink实力不容小觑。经此一“疫”,WeLink新增数十万企业、百万日活,的确是了不起的成就,距离其正式上线仅过去1个半月,既快速证明了自己,有资格也有能力挑战巨头,也提醒钉钉、企业微信一个不容忽视的潜在劲敌已登场,两强对峙格局未必不会被打破。

需要指出的是,如今钉钉、企业微信、WeLink三国杀已悄然上演,本质上是阿里、腾讯、华为三巨头的云端之战全面开打,三者各有各的优势,谁能笑到最后,现在断言为时尚早。

先说钉钉,其推出的背景是阿里在To C社交失利,激发了在To B社交的斗志,于2015年2月上线,占据先发优势。截至去年6月30日,钉钉用户突破2亿,企业组织数突破1000万,成为中国数字化办公领域的最大玩家。

其实,上线早只是钉钉获取最多用户的一个原因,阿里To B基因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即丰富的企业服务经验。要知道,阿里从电商业务起家,一直把中小企业当成主要目标客户,而钉钉在设计之初就是为了解决中小企业的沟通、协作问题,更适合面对面开会。

这就决定钉钉产品基因是服务于老板,管理方式为自上而下,所以对员工并不友好。比如,DING功能可以通过聊天界面置顶、短信、电话等方式确保未读消息及时触达,这让员工在下班后或多或少会心生抱怨。当然,这一槽点并不会影响钉钉气势如虹的发展大局。

凭借丰富而实用的日常办公功能,以及智能前台、智能会议室等硬件产品,钉钉成为中小企业的标配。2018年8月,钉钉启动“春雨计划”,投资10亿元扶持蓝凌、泛微等优质开发者,逐步从公司事项审批成长为一个协同办公超级入口平台。去年6月,钉钉被整合进阿里云,服务云计算整体战略,这也为其打造自身生态圈创造更多可能。

然后说企业微信,社交向来是腾讯命脉,腾讯会努力占领一切社交领域的可能性,做企业微信就显得顺理成章。在钉钉初见规模的情况下,腾讯于2016年4月顺势推出这一产品快速追赶。

由于发力相对较晚,且功能相对简单,定位于办公沟通工具,因此企业微信在俘获用户方面较钉钉逊色不少。截至去年12月,企业微信已服务250万家企业,活跃用户数达6000万,覆盖包括医药、银行等在内的50多个行业,包括超80%的中国500强企业。

不过,企业微信并未放弃对钉钉的追赶,微信、小程序是其一大杀手锏。由于目前我国企业沟通工具以微信、QQ为主,腾讯天然拥有了办公场景中“社交类”流量,这是企业微信的核心竞争力,其野心是对外连接11亿微信用户。用“微信之父”张小龙的话来说,企业微信未来尝试的方向为“人就是服务”,即用户通过微信可以直接找到给自己服务的人,这是最高效的方式。

因此,你会看到,2018年4月,企业微信和微信打通,从此步入发展快车道,目前已有21000个第三方合作伙伴,接入超470万个系统。与其说企业微信的特点是社交,不如说其把腾讯C端基因发挥到极致,即抓住了对微观个体的触达。全新的企业微信3.0打通了微信群聊、朋友圈,并接入小程序和微信支付,以增强企业对C端消费者的运营手段。

最后说WeLink,与钉钉、企业微信的诞生背景不同,WeLink更像是为华为云而生,成为华为拓展云计算市场的一个切口。与第一梯队的阿里云、腾讯云相比,华为云起步较晚(2017年才推出)、排名也相对靠后(国内排第四),两大巨头都有一款协同办公应用冲锋在前,无论是出于进攻、收割新用户,还是拓宽护城河、防止老用户流失,华为都理应拥有自己的智能工作平台。

其实,WeLink演变带有鲜明的华为印记。众所周知,华为全球员工超过19万,分布在170多个国家,包括数万名在海外工作的员工。员工数量庞大,且分散在不同地区,自身内部的沟通协作成为一大痛点。于是,2017年元旦,WeLink 1.0在华为内部上线,运行3年以来获得一致好评,疫情期间远程办公全靠它。

由于华为本身就是大型科技制造企业,WeLink所蕴含的企业文化更适用于大中型企业,因此其主攻大型政企客户,并迅速破局。一方面,华为在ICT领域深耕30多年,积累一大批政企客户资源,WeLink可以承接由ICT需求转型而来的客户。另一方面,诸多客户有在移动场景下开会、办公的需求,视频会议更是高频刚需,而华为视频会议连续6年稳居国内第一,更容易获得政企客户青睐。

另外,大型政企客户更加注重企业的数据安全,追求效率与安全的平衡,WeLink在便利、安全、效率提升中间取得平衡,非常对它们的胃口。不难看出,WeLink把视频会议当成核心卖点,并瞄准大型政企客户,这是其面对钉钉、企业微信两座大山所形成的差异化打法,可以确保活下来,并且活得很好,但想要缩小差距甚至实现赶超,则必须在稳定现有地盘基础上攻入对手腹地,抢夺更多中小企业客户。

总体来看,钉钉、WeLink都是企业操作与员工管理工具,企业微信则是员工管理与客户管理工具。不过,钉钉、WeLink也有一个明显区别,即前者提供考勤打卡等大量免费应用,后者提供的这些基础服务则按用户数订阅,这种商业模式并不利于大规模推广。

种种迹象表明,与钉钉类似服务的WeLink无意在用户数上与钉钉竞争,其入局企业办公市场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目的是想借此在云计算上突破那些难啃的传统企业,而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将带来万亿级机会,企业办公市场与之相比仅仅是个零头。

当然,WeLink成为华为云开路先锋的前提是,其自身在企业办公市场站稳脚跟,跻身主流玩家行列。数据显示,2014-2018年,国内协同办公市场规模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2018年市场规模达到459.5亿元。由此可见,协同办公行业仍处于发展初期,未来大有可为,而钉钉、企业微信只是一时领先,这对于野心勃勃的WeLink算是个好消息。

可以预见的是,企业协同办公市场已成为新风口,未来将进入快速发展期,竞争升级将促进市场规模持续增长。而一站式云办公有望成为巨头争相发力的大方向,即通过一个可以集成工具、优化流程、提高效率的入口,满足用户社交、文档、管理、视频会议等所有办公需求,进化路径是开放平台、软硬件结合和构建生态,不断强化自身核心竞争力。

当前,钉钉、企业微信、WeLink三国杀好戏才刚刚开始,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你更看好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