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黄光裕之外,褚时健、孙宏斌等商业大佬也坐过牢
2020-06-27 23:00:55
  • 0
  • 0
  • 1

作者:龚进辉

最近,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出狱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直接引发国美系股价骚动。其实,除了黄光裕之外,还有不少商业大佬坐过牢,他们出狱后的境况也不尽相同。有的实现谷底反弹,又一次创造商业传奇,有的则仍在寻找机会,等待下一次崛起。

因此,本文重点盘点一下那些曾坐过牢的商业大佬,还原他们为何坐牢,以及重出江湖再战商海的新故事。

一、黄光裕

既然黄光裕近期出狱备受瞩目,那就首先谈谈他的传奇人生。曾几何时,黄光裕及其治下的国美风光无限,他先后在2004年、2006年、2008年三次成为中国首富,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2008年,国美销售额首次突破1200亿元,而黄光裕的神话也在这一年戛然而止。当年11月23日,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北京警方拘查。2010年5月,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等,黄光裕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个人财产2亿元。

服刑期间,他共获得2次减刑,应执行刑期减至2021年2月16日。入狱期间,几乎每年都要传一次“黄光裕出狱”话题,每次有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引发舆论和市场关切,造成国美系股价波动,“出狱概念股”由此而来。尽管黄光裕身在狱中,但仍牢牢掌控国美的一切,和妻子杜鹃一起带领国美这艘巨船继续航行。

不过,墙内墙外毕竟不同,黄光裕入狱的这12年,国美并未像过去一样迎来黄金时代,反而与对手差距越拉越大,先后与拼多多、京东联姻,曾经的对手变成合作伙伴,看似证明自己有独特价值,实则是变相承认技不如人,需要仰仗对手的资源来实现跨越式发展。如何复兴国美,成为摆在黄光裕面前最大的一道难题。

二、褚时健

用“大起大落”来形容褚时健的传奇一生再适合不过。1979年,51岁的褚时健担任玉溪卷烟厂厂长,开启了中国烟草的新时代,他成为远近闻名的“烟草大王”,走上人生第一个高峰。不过,1999年,命运陡然转折,褚时健因经济问题被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1年,褚时健因患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养病,此时他已73岁高龄。出狱后的第二年,闲不住的褚时健开始第二次创业,他和妻子在玉溪市新平县的哀牢山承包2400亩荒山,开启了一代“橙王”的传奇史。

原本橙子被冠以“云冠”牌,后因橙子背后褚时健年过古稀东山再起的励志精神,外界都把云冠橙子称为“褚橙”。十余年后,褚橙年产10000吨,利润超过6000万元。2012年11月,“褚橙”首次通过电商开始售卖,由于品质优良,常被销售一空,抢购热度堪比当年的红塔山香烟,彼时他已84岁。

去年3月,褚时健在家乡玉溪逝世,享年91岁。阿里创始人马云对他赞赏有加,“我很钦佩他,在他身上能感受到企业家精神。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尽管褚时健是中国最具有争议性的商业大佬之一,但他身上彰显的企业家精神不断鼓励年轻人拼搏奋斗。

三、孙宏斌

1988年,孙宏斌从清华大学毕业后看到联想的招聘启事,觉得这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于是便投身联想。不到2年,他从普通员工晋升为主任经理,1990年被破格提拔为联想企业发展部经理,主管范围包括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

因能力出众,孙宏斌深得联想创始人柳传志赏识。不过,他在1990年跌入人生谷底。原来,联想以挪用公款罪报警揭发孙宏斌,他被判入狱近4年。1994年,出狱后的孙宏斌创办顺驰,并向柳传志借款50万元来获得更快发展,1996年杀入房地产开发后,逐渐成为当地绝对的“大哥大”,占到一级市场15%的份额。

2004年,顺驰以127亿元销售额斩获房地产行业的销售冠军。同年,胡润百富榜中,孙宏斌以13亿元资产位列第91位。但好景不长,很快顺驰就陷入资金链断裂的窘境,负债累累,2007年孙宏斌无奈将顺驰低价卖出。卖掉顺驰后,他并非一无所有。

实际上,2003年,孙宏斌在顺驰之外又单独设立融创,主攻高端房地产,并吸取教训加强现金流管理,融创狂飙突进,一年销售额突破25亿元。后来通过疯狂并购,融创迅速蜕变为房地产行业的巨头。2017年1月,孙宏斌豪掷150亿元驰援山西老乡贾跃亭,但事后投资乐视一役被证明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他被贾跃亭坑惨了。

四、李一男

“天才少年”李一男拥有诸多光环加身,最为外界津津乐道的便是27岁成为华为常务副总裁。离开华为后,他先后在港湾网络、百度、12580、金沙江创投、牛电科技、梅花创投担任要职,每家公司都是业界翘楚,足以证明李一男十分抢手。

纵观李一男的职业生涯,他在大公司待的时间更长,相比之下,只有两次创业经历。第一次是2000年创办港湾网络,因触及前东家华为核心利益而惨遭强势狙击,最终被华为收购,回归华为后,李一男担任首席科学家的虚职,内心酸楚和无奈只有他自己知道。

第二次是2015年创办牛电科技,李一男把其视为创业的最后一站,希望利用数十年经验去改造传统电动车市场,梦想和决心之大可见一斑。不过,他很快就遭遇出师不利。2015年6月1日,李一男高调发布牛电科技首款产品小牛电动车N1,2天后便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鲜为人知的是,1天后是李一男45岁生日,只能在拘留所独自吹蜡烛许愿。

2016年3月15日,检方指控李一男及其妹妹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李一男矢口否认,但仍免不了牢狱之灾。灵魂人物身陷囹圄,不禁让人为牛电科技的前途捏一把冷汗,其不得不发声明强调李一男仍参与决策运营,但仍无法打消外界疑虑。2018年3月,李一男出狱后逐渐淡出牛电科技的日常管理,而是转投梅花创投,7个月后牛电科技风光上市,但已与他关系不大。

五、王欣

提起快播,80后、90后都不会陌生,那是青年时期的“看片神器”,因播放速度快、占用资源少、操作简单等优点而俘获一大批用户。2013年11月,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乐视网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快播等公司提起法律诉讼。

不可否认,全行业反盗版给了快播沉重一击,但不足以致命,真正致命一击是涉黄。2014年5月30日,海淀区检察院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批准逮捕快播创始人王欣,他在境外潜逃110天后被抓捕归案。2016年9月13日,王欣被判3年6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2018年2月,何小鹏、姚劲波、李学凌共同庆祝王欣出狱,并一起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何小鹏对王欣再出发寄予厚望。同月,他创办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

2019年1月,云歌发布首款产品马桶MT,主打匿名社交,但由于口碑不佳,一经发布便陷入出道即巅峰的尴尬,后来改名为“好记”,转型内容电商,但同样难掩颓势,最终以凉凉惨淡收场。12月,云歌新产品C2C“灵鸽”上线测试,瞄准“零工经济”,但发布半年来,一直不温不火。由此可见,王欣出狱2年多来,并未证明自己,至少用户没有足够动力把当年欠下的会员补上。

六、阎利珉

2012年7月,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杭州警方刑拘。2013年8月,他被判有期徒刑7年。2017年8月,阎利珉时隔5年更新个人微博,写道:hello world,早上好,代表他提前2年出狱。与王欣一样,阎利珉一出狱便投身创业大潮,创办无人货架品牌果小美。

果小美创办之初,备受资本追捧,2017年9月喜事连连:喜提A轮1000万美元融资、并购番茄便利。彼时,意气风发的阎利珉表示,果小美在2017年的规划是开到8000-1万个点位。2个月后,果小美又完成C轮3亿元融资,并定下5年内达到数千亿元交易额的宏伟目标。

众所周知,无人货架大战初期以点位之争为主,各大玩家疯狂烧钱铺点位,作为头部玩家的果小美也不例外,但其铺点位过于激进,激进到制定完全不切实际的目标。2017年底,果小美总裁殷志华信誓旦旦地表示,2018年将铺设100万货架,即2018年至少新增99万个点位,而其融资总额根本不足以支撑自己的野心。

一个扎心的事实是,无人货架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前前后后只持续了短短半年,烧钱越猛的玩家越早陷入困境且无法自拔,果小美自然不能幸免。2018年5月,其被曝出大规模裁员,此后逐渐凉凉,阎利珉出狱后的第一次创业以失败告终。或许是刻意低调沉潜,此后他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

结语

其实,坐过牢的商业大佬远不止上述几位,牟其中、黄宏生、李在镕等都曾面临牢狱之灾。与其说坐牢是他们的人生污点,倒不如说是走弯路或栽跟头。人人都会犯错,这些商业大佬只不过在年轻时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严重到必须通过坐牢来深刻反省、洗心革面。

出狱后,他们仍是一条好汉,书写新的人生篇章,有的迅速东山再起,有的暗中蓄力,终将迎来爆发、证明自己,上演王者归来,成为中国商业江湖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推动中国商业文明的建设和发展,为用户、行业、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做个小调查:你最欣赏哪位坐过牢的商业大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